Kitay-苏格

你不在,就捣蛋。


晓星尘上班时,发现薛洋发的朋友圈。

脑洞还是要有的,万一写了呢6.0

 薛洋为了把负伤的晓星尘送回云梦星,驾驶飞船连续跳跃虫洞,精神体超负荷,进入强制休眠。

薛洋的精神体不稳定,即将陷入沉眠,薛洋会变成一个普通人。
但薛洋手握重兵,为了稳定军心,金光瑶决定把薛洋的
精神体和身体分离。
用光脑控制薛洋的身体,而薛洋的精神体进入有70%机械改造的克隆体中。

这项决议能够通过,是因为当年魏无羡在星战中牺牲,身体被虫族吞噬,无法制作克隆体。
在十三年后,终于有一个刚死的少年与魏无羡存在机甲里的精神体共频。
蓝忘机力排众议把魏无羡的精神体转移到莫玄羽身上,最后成功。

在那之后,以金家为首的军方开始秘密制造克隆体,最大程度减少损失。
虽然这项实验还没有完全成功,但魏无羡都能够成功,那么薛洋转移到克隆体成功的几率也更大,这个实验值得冒险。

金光瑶为了补偿薛洋,也为了激化薛洋的精神体苏醒。把存放精神体少年形态的克隆体送到晓星尘家中,作为他的医疗看护。
而由光脑控制的“薛洋”,继续在军部指挥战争。作战的方式完全靠光脑推算,和以前激进猛烈的方式有很大差别。

晓星尘除了在上次星战受过的外伤,他的心理也有了很深的阴影,无法正常生活。
晓星尘的主治医生建议他不要独居,但晓星尘不愿意和朋友生活一起。
为了缓解心理伤痛,抑制精神力退化,晓星尘不得不向政府申请机器人看护,帮助他调节心理。

薛洋来到晓星尘的家里,看到少年洋的样子晓星尘还有些诧异。
但经过一些试探,在发现薛洋不会流血、出厂记忆空白。
晓星尘确定薛洋是机器人,一个叫“成美”的医用机器人。

晓星尘发现薛洋的性格非常像孩子,明明就是个机器人,却非常喜欢吃糖。
糖进入机器人体内,高温融化,对机器人是有伤害。
可薛洋不听劝,无论晓星尘怎么说,都不肯放弃这个爱好。

夏天薛洋忍不住想吃冰棒,晓星尘好声好气地劝阻他。薛洋依旧气不过,把冰棒扔出窗户三楼。薛洋摔门出去后捡起草地上的冰棒,撕开包装接的吃。

有一次,晓星尘正在准备明天的会议。
思考之际,突然听到——薛洋在沙发那边叫道:“我赢了”。
晓星尘慢了一拍想起薛洋在玩中午那款换装游戏,捂不住唇低声笑起来。
薛洋绕过来,环住晓星尘的脖子,咬咬他的耳朵。
晓星尘感到一阵电流从耳朵蔓延至全身,他把薛洋抱紧,得到一个冰冷而甜蜜的吻。

两个人的相处看似抚慰了晓星尘的伤痛,但晓星尘也愈发清楚的明白自己在通过这个机器人看谁。
在晓星尘的精神力恢复后,晓星尘修整一段时间就去军部报道。
出门前,晓星尘捏了捏薛洋的手,感到一些不安,好像有什么要打破了。

这次会议,所有军区都来了。
姑苏来的是蓝忘机,云梦来的是魏无羡。
晓星尘作为义城的代表参加,义城偏远些,他正好遇到姗姗来迟的被光脑控制的成年”薛洋”。

“薛洋”根据资料显示他们是敌对,对晓星尘非常冷漠和厌恶。
晓星尘几次想与“薛洋”交谈,“薛洋”只是冷冷地盯着他,不予理会。
魏无羡在一旁看出了端倪,他以前是薛洋的老师,熟悉薛洋的往事,加上他自身做过类似的手术,一下就知道”薛洋”不是本体。

晓星尘再次回到家看到少年洋,一直闷在胸口的郁结爆发。
他的心理有个声音反复说:他不过是个机器人,那个人如此伤你,却当做什么也没发生。
少年洋端着削好的苹果走过去,被一剑刺穿腹部。

薛洋愣在那里,他的程序里不允许他反击。
等晓星尘反应过来,薛洋垂着头跪在地上,肚子上剖开一大道口子,机械零件暴露出来。
薛洋一动不动,开启保护程序自动关机。 
 
金光瑶得知出了意外,立刻叫停计划,把薛洋放到身边。
魏无羡知晓后,偷偷带着薛洋去看他的身体。
魏无羡告诉薛洋,这种修复方式并没有军部预想的那么好,这是饮鸩止渴。

像薛洋这种记忆缺失,还算是轻的。
也许时间久了,薛洋的精神体不仅不会苏醒,反而开始分崩离析。
薛洋应当尽快回到原身体。
 
可薛洋不愿当一个庸才,他拒绝了老师的帮助,薛洋用自己的命做一场豪赌。
金光瑶的计划确实成功了,薛洋重新走上了战场。
他的命运也被魏无羡言中了,十年后薛洋在一次激战中死于精神体崩溃。

这十年,薛洋曾于晓星尘有过合作,共同组织各自的军队并肩抵御外敌。
薛洋也听说过,晓星尘一直在寻找一个被回收的医疗机器人,有人听见过晓星尘喝醉后一直在叫“成美”。

薛洋只是笑笑,却从不说破。薛洋愿意骗晓星尘一辈子,就让晓星尘以为自己爱的不是薛洋,而是成美。 

抚琴闻旧曲,故人不可见。

【最后一句化用自《行香子·携手江村》中“故人不见,旧曲重闻。”】

请诸位用力举报!

花亦零_zero:

请各位,用力骂,用力举报🙃🙃我操你妈了谁给你的逼脸写常狗x薛洋?
你妈死了还是你爹先死?
你婊子妈的心理是有多变态?

脑洞还是要有的,万一写了呢5.0

阿箐偷东西被老宋抓到,因为未成年,送去医院当义工改造。
有一个病人是植物人,他的家属看起来很小,但照顾他的时候非常细心。

阿箐去病房顺了桌上的一颗糖,被少年抓住狠狠抽了手心。
少年平时说话的时候很温柔,压根看不出这种狠劲。

有一次病人突然心跳骤停,因为少年眼睛不好,阿箐就跑去找护士。
结果其他冲进病房,就好像看不见少年一样,从少年身体穿过去。
阿箐发现了少年是鬼魂,可少年没有发现。鬼忽略自己已经死去的事实。

少年在手术室外,好像变成了另一个人。从温柔变成邪佞。
阿箐不敢靠近,少年转过头说,我恨不得杀了你。
阿箐觉得他像在说真话,又像在说假话。阿箐最后还是坐到少年身边陪他一起等。

阿箐是魂师,有阴阳眼,所以只有阿箐才见得到少年。阿箐想为少年超度,可是从来都没有成功。
阿箐认为是少年执念太深。
后来阿箐改造期满了,她就离开了这里,临走前她还是放心不下少年。

几年后,阿箐又回来义城,因为开车超速又被老宋抓了。
阿箐脸上笑嘻嘻,心中mmp。老宋一看,那不是当年那个小姑娘吗?阿箐罚光了钱,货车又被扣押了,怪可怜的,老宋就请阿箐吃火锅。

阿箐正吃火锅起劲,一抬头看到了那个植物人病人正走过来。青年走过来和阿箐和老宋打招呼,说话和动作都令阿箐熟悉的害怕。
老宋叫青年晓星尘的时候,阿箐吓得筷子都掉了。阿箐总算知道,为什么少年超度不了,那个坏东西原来告诉阿箐自己叫晓星尘。
老宋告诉青年薛洋还没有抓到,青年握水杯的手有些不稳。

阿箐想起了少年,阿箐还记得少年喜欢吃甜甜的番茄锅,还喜欢往里面放糖。就像晓星尘现在吃的那锅一样。
可是少年不见了。阿箐在医院改造的时候,问少年病人是你的家人还是朋友?少年摇摇头说都不是,他是我最重要的人。阿箐问你在等他醒吗?少年说我想和他再见一面,被他抛下也好,被他憎恨也好。

人闲桂花落

晓星尘拿着推荐信前往云深学府,租住在一个的小院落,这里可以包每天食饭,晓星尘下了课可以直接回来和房东一家共同进餐。

房东是位温柔的太太,她家在东面的楼屋里。她领着晓星尘穿过行廊,走到院里,院内的景观极为雅致,种满桂花树。

时至九月,桂香四溢。晓星尘收拾行李欣然住下。

夜里,晓星尘在床上辗转反侧,忽然听见窗外有悉悉索索的声音。

起身推门一看,发现一个少年翻过院墙,爬到树上偷摘桂花。

晓星尘推门声惊动了少年,他吓了一跳不由松开了抱紧树干的手,重重地摔了下来。

晓星尘慌忙跑过去,却只剩下一地桂花。

第二天早晨,晓星尘来到前面楼屋,见到房东的先生。他见到晓星尘起身笑称自己姓金,是个从兰陵举家搬来的商人。

听说晓星尘是来云梦学府应聘教师,金先生笑道不如二人一同前往,云深学府的校长正是自己的义兄。

晓星尘初来乍到,见金先生这般费心,难免有些不好意思。

见晓星尘有些犹豫,金太太热情道,晓先生要是不介意,不妨为自家表弟辅导下功课,这孩子贪玩昨日深夜才回来,不知怎么摔断了腿,最近也去不了学府了。

正说着一个少年撑着一根拐杖走进来了,晓星尘和那个少年对眼一看。

真是无巧不成书,可不就是那个从桂花树上摔下来的少年。

晓星尘脱口而出:”是你?“少年也惊道”你怎么在这?“


脑洞还是要有的,万一写了呢4.0

 你们京城人真会玩
一觉醒来,薛洋发现身边人都很陌生。国师晓星尘在确诊薛洋失忆后,高深莫测地说了一句“京城也是江湖。”

所以…我是被谋害了吗?拜托不要说话说一半呀!

再薛洋开始脑补n多皇家争权夺位的阴谋论之后,一个个嫌疑人都出现在他面前。其中最可疑的当属爱养兔子的汉广王(蓝忘机)和爱撸兔毛的汉广王妃(魏无羡),

一见面汉广王妃就笑里藏刀叫他徒弟,汉广王的眼里的杀气藏都藏不了呀,喂!

果不起然,薛洋阴差阳错发现汉广王妃是前任魔教教主。

难道这走的是武林制霸朝廷的剧情?

等等!为什么皇上(金凌)您有武林盟主的江湖令?为什么三毒门门主的画像和大将军(江澄)一模一样?为什么摄政王(金光瑶)会通晓江湖?就连丞相(蓝曦臣)也…?

呵呵~你们京城人真会玩!

不过,薛洋发现了一件要命的事:他和国师竟然有婚约?!!

嗯~现在跑路还来的急吗?

【这是一个皇亲贵族都跑去武林浪荡的故事,每个人在江湖上都有一个马甲。薛世子失忆前是魔教教主,汉广王妃就是他师父。唯一清白的就是国师大人,因为他修仙。】

片段随记

#薛洋#
薛洋知道师父撑不到蓝忘机回来,魏无羡的脸就算抹上一层胭脂也透着苍白。薛洋很冷静,魏无羡恣意妄为功高盖主,从很早的时候薛洋就做好了为师父收尸的准备。
一代名将命陨荒野,真是太可笑了!

“魏长泽死于亲子之手,而魏无羡被徒弟所杀。报应!!!哈哈哈。”
“陛下果然天命所归。”

薛洋望向山下,夕阳模糊了山的轮廓。好像有一个红衣女子打着一匹快马匆匆而来,她兴奋地朝身后的人喊到:“魏哥哥,又是我赢了!”

师父抱着昏昏欲睡的他等在山腰上,女子跳下马从袖子里拿出来一块点心,走到跟前逗弄道:“阿洋,快醒来!有点心呦~”

藏色散人从师父那里接过他,揉了揉他软乎乎的脸。魏长泽把师父抱起来放在肩上,师父搂紧了父亲的脖子。

#金凌# 
“金鳞不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
金光善看到这份批词的时候,就知道属于金家的辉煌要来了。
他在金麟台建起了皇宫,把龙脉镇在脚下,金家将成为真命天龙。

“恭喜陛下,是小皇孙!”
金光善抱过这哇哇大哭的婴儿,看着金麟台盛放的金星雪浪花。
“这个孩子就叫金凌,我的皇太孙。

#聂怀桑# 
聂怀桑还记得魔道教主“持降灾,灭三城”的凶名,如今薛洋却慵懒地靠在美人卧上,支着脑袋看窗外的行船。

聂怀桑递上请柬,差点碰到薛洋的手指,脑袋想起这双手流过的血。他腿一软,跪爬在躺椅前。这一下,聂怀桑离薛洋更近,近得能看清薛洋颈后有一枚深深的咬痕。

聂怀桑正心慌慌,听见船板上一阵沸腾。渔夫吗们攥紧渔网大声吆喝起来:“收网了!收网了!”
只听剧烈的扑腾声,就收获了今年第一网鱼。

#江澄# 
“舅舅!舅舅!”一个金色的小团子甩着小胳膊小腿,噼里啪啦的从码头跑上甲板。

江澄害怕小祖宗摔倒,伸手一捞,嗬!就把小金凌举起来晃了晃。

金凌后面还跟着一群白白的糯米团子,有的跑得头上的抹额歪了也没注意,直冲到江澄面前大声喊道:“江叔叔!江叔叔!神兽在哪里!”一个个兴奋得早就忘了家规。

江澄抱着江澄领着蓝家这帮孩子和身后的车队浩浩荡荡进了云深不知处。金凌搂着江澄的脖子,神情飞扬,因为舅舅带回了一头长脖子的神兽只送给他一个人。

一路上,孩子们都在听江澄说起出海发生的事,虽然江澄讲的不生动,孩子们还是听着津津有味。

有的还揪着江澄的衣摆问这问那“那些人没有锅不会饿死吗?”“那些长鼻子的庞然大物会吃人吗?”“海外有蓬莱仙岛吗?”

等到温宁见到江澄的时候,他正坐在大厅里,被孩子团团围住。

#魏无羡# 
魏无羡不敢相信他妈会为了抗议他和蓝忘机在一起,左右捉弄蓝忘机。不过魏长泽哄着,魏夫人实在也不好太为难蓝忘机。

藏色愤愤道:“魏哥哥,都怪那个城府深的蓝家小子,把我家阿婴拐跑了”
魏长泽抱住她“不要紧,有我呢。”

蓝忘机对着印在竹帘上的背影,轻声说:“母亲,我和魏婴在一起了。”
那背影晃了晃,清冷的嗓音说道:“那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损友何处不相逢

(依旧是419寝室的小故事,时间线承接《相亲相到小骗子》)

一、吃醋

魏无羡出去勾搭小哥哥,薛洋和金光瑶一起在寝室泡脚。

薛洋在金光瑶的脚背上踩来踩去,冬天泡脚实在太舒服了,金光瑶宠溺地撸了一把薛洋的毛。

薛洋叫聂怀桑一起泡脚,聂怀桑惶恐道主公先请。

薛洋说一个寝室有什么好客气,他以前还和阿瑶一起睡过呢!

有人问: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薛洋不假思索道,上次去阿瑶家玩的时候呀!还和阿瑶的哥哥嫂嫂一起吃饭,莲藕排骨汤特别香甜。小侄子金凌也很好玩,抱起来就咯咯的笑。

薛洋愣了一下,转过头,只见问话之人正是晓星尘。

今夜,薛洋未归寝。
第二夜,亦然。
……

从此,薛洋与晓星尘开始在校外同居。

二、鬼畜

薛洋看看邮箱,晓星尘还没有回信息

他冷哼一声,在床上气得滚来滚去。

只听“彭”的一声,薛洋就撞上了床头,他疼得叫出声。

聂怀桑早就暗搓搓地打开录音器。

第二天,阿婆主【最萌二世主】更新了鬼畜素材【磨人小妖精】

只听见悠长“啊~”和隐忍的闷哼声交织在一起。
肉体的碰撞声,床板摇摆得嘎吱嘎吱响。

二粉纷纷表示实在是太香艳了。

而聂怀桑在薛洋无意发现视频之后,真切体会到什么是肉体的碰撞声。

薛洋拳头狠狠打在他的肚子,魏无羡和金光瑶拼命拉住“算了,算了!”

可在知道聂怀桑就是鬼畜阿婆主【最萌二世主】后,两个人立马叛变加入薛洋的阵营。

金光瑶不再教聂怀桑作业,魏无羡也不带他打篮球了。

不得已,聂怀桑洒泪删干净了所有拿寝室日常做的鬼畜素材,签下了无数不平等条约,这才平息这场战乱。

419寝室小剧场

1.夜宵
金光瑶:冰淇淋,你确定不来一口吗(ㅍ_ㅍ)
薛洋:不要试图诱惑我,你这不长胖的小妖精o(*≧д≦)o!!
魏无羡:那我就开动了 (-^〇^-) 
薛洋:混蛋!快把老子的小甜甜吐出来(இωஇ )

2.双十一
薛洋:爸,你渴吗?我给您倒水。爸,您累吗?我给您捶背。(*๓´╰╯`๓)♡
金光瑶:说人话(T_T)
薛洋:没钱,吃土,求包养。\(≧▽≦)/  

3.赖床
金光瑶:都几点啦,快给我麻溜的滚起来!
(╯‵□′)╯︵┴─┴
魏无羡:说来你可能不信,但真的是被子不肯放开我。ฅ( ̳• ◡ • ̳)ฅ
被子:mmp

4.化妆舞会
魏无羡:看开一点!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Д  ̄)┍
聂怀桑:但我没想被活活吓死呀!自己人,别化妆!Σ(ŎдŎ|||)ノノ゙

5.立flag
薛洋:We have a dream.我们要每天刷四级题
(。•̀ᴗ-)✧
聂怀桑: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º̬˙˶ )୨"
金光瑶:我就笑笑不说话。。◕‿◕。


揭秘419寝室薛日天的寝室现状

薛洋的书桌:
一盒豆乳盒子和一瓶鲜奶(晓星尘带的早餐)
半袋辣条(室友魏无羡丢过去的)
一个电脑笔记本(带着怀桑打BOSS)

薛洋的床头柜:
一条围巾(原本是晓星尘的)
一个恶魔闹钟(和晓星尘天使闹钟情侣款)
维生素片(薛洋总是挑食)

薛洋的床底:
N双运动鞋+一双黑皮鞋(皮鞋和配套西装是瑶爸爸送的生日礼物)
一个篮球

薛洋的衣柜:
enmmm......(和琛琛同一个寝室,活不过一集的)

阿洋不可以(填翻)

(原曲:《客官不可以》)

阿洋 不可以
你靠的越来越近
你的手放在哪里
说话还假装委屈

阿洋 不可以
昨天牙疼得发晕
半夜又偷吃蜂蜜
小心我真的生气

道长都怪蚊子嗡嗡吵
今天的糖我还没吃到
又热又馋又睡不着觉
你身上有甜甜味道

道长我以后就逗你笑
再给我一颗糖好不好
米酒汤圆来盘桂花糕
留着口水梦里寻找

你现在哪里
我每天都在想你
想念你身旁空气
想念你温柔声音

你现在哪里
我每天都在回忆
回忆意外的相遇
回忆悲伤的结局

阿洋 阿洋 阿洋 不可以
阿洋 阿洋 阿洋 你在哪里
阿洋 阿洋 阿洋 我想你

道长 道长 道长 不可以
道长 道长 道长 别伤心
道长 道长 道长 对不起

感谢 @叫孤紫影 小可爱花了超级长的时间帮我上色+做水印,(。•ω•。)ノ♡完成了万圣节贺图。开心,撒花!ヾ(✿゚▽゚)ノ从今天开始我也是一个会画画的人啦,哈哈哈

小恶魔降灾在万圣节抱着南瓜去要糖果,但他的南瓜里面除了一只蜘蛛什么都没有。他走了很久,终于敲开了一户人家的门,结果出来了一个小天使。降灾吓得尾巴都竖起来了!小天使霜华笑着冲他打招呼。